律师广泛参与社会管理是历史的必然选择

作者:苟峥嵘  发布时间:2017-11-20 16:26:36 点击数:
导读:在党的十九大前后,在确定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揽全局之外,中央又密集出台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政策,让律师能够更广泛地参与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一股重

  在党的十九大前后,在确定了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统揽全局之外,中央又密集出台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政策,让律师能够更广泛地参与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一股重要力量。

2017年10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出台《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规定没有委托辩护人的犯罪嫌疑人可在审判阶段免费获得法律援助律师的帮助,北京、上海、浙江、安徽、河南、广东、四川、陕西八省份开展为期一年的先行试点。

2017年10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出台《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在北京、上海、广东等11个省市开展律师调解工作试点,规定可在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诉调对接中心设立“律师调解工作室”,并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律所设立“调解工作室”,将接受当事人申请调解作为一项律师业务开展,同时可以承接法院、行政机关移送的调解案件。

2017年11月13日,司法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律师参与城市管理执法工作的意见》。

之所以密集出台一系列政策,让律师能够更广泛地参与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是因为实践已经证明,律师在化解社会矛盾的过程中,以独立于行政权力、司法权力之外的第三方力量,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成功地处理了很多疑难案件。

拿律师参与城市管理执法而言,之所以由司法部和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意见,普遍推广这一作法,是因为已经有了深圳等地的成功经验。

2014年7月,深圳市开始试点“律师驻队、随队执法”,第二年9月全面推行。一年多时间,全市66支执法队已有57支聘请律师驻队,覆盖率达86%。这一举措或许可以被认为是律师参与城管执法的“鼻祖”。

深圳市的律师随队执法能够在短时间内基本实现全覆盖,主要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收效明显。代替了此前广为大众所诟病的“暴力执法”,以及有“作秀”之嫌的“鲜花执法”“微笑执法”“直播执法”“眼神执法”等执法形式,律师随队执法,以第三方的角色参与,和商贩讲道理、讲法律,解决了商贩和城管始终自认有理,各不退让,僵持不下甚至大打出手的冲突可能。

曾有媒体报道,从在此项改革最早发端的南山区沙河街道城管执法队来看,2015年之前,暴力抗法事件每年都在300宗以上,几乎每天一宗,而2015年没超过10宗。案件执行率进一步提升到99%。

看到了深圳的成功经验,随后广东、山东等省份的多个城市都相继开展试点,并取得了不错效果。这些实践经验为两部联合发布《意见》打下了基础。

同样,之所以出台《关于开展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的办法》,是因为律师在参与刑事辩护的过程中,在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方面发挥了突出的作用。多年来的经验表明,律师以辩护人的身份参与刑事诉讼,在监督司法机关公正办案,依法办案方面发挥了突出作用。而一些冤假错案也在律师的直接参与和推动下得到了纠正。

而律师参与调解工作一直是律师工作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实际上,律师办案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调解的过程,这样的调解体现在刑事、民事以及行政赔偿等案件的始终。因此,出台并具体实施《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是律师工作发展的必然以及法治建设的必然。

律师在办案的过程中,通过调解,及时化解了大量的社会矛盾。而意见进一步将律师调解形成的成果通过法院予以确认以制度形式确立下来

一是经律师调解达成的和解协议、调解协议中,具有金钱或者有价证券给付内容的,债权人依据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向有管辖权的基层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发出支付令;债务人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书面异议且逾期不履行支付令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执行。

二是经律师调解工作室或律师调解中心调解达成的具有民事合同性质的协议,当事人可以向律师调解工作室或律师调解中心所在地基层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法庭申请确认其效力,人民法院应当依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

这样的规定,使得通过律师调解形成的工作成果更具有权威性,更便于实际的履行。

我们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依法治国。而律师作为依法治国的一股重要力量,必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上一篇:长假归来话旅游 下一篇: